生殖科技

陳家寶 • 節錄於 2000年3月16日《溫暖人間》


「大孖 的 樣子 很 可愛…… 細孖 也很 趣緻。」 「他們 的 樣子 有點 分別……」 「是呀! 他們 的 血型 也 不同。」 面對 著 這對 剛 出世 不久 的 孿生 兄弟, 心 也 感受 到 他們 父母 興奮 的 心情。 經歷 了 千辛 萬苦, 要 人工 受孕 才能 擁有 這對 活寶貝, 自然 更加 珍惜。

人工 受孕, 俗稱 「試管 嬰兒」, 這個 科技 於 1944年 在 實驗室 內 研究 成功, 第一個 試管 嬰兒 於 1978年 出生, 現在 已 二十 多歲 了; 隨 著 科技 的 進步, 人類 對 遺傳 基因 工程 有 突破性 的 發展, 體外 受孕 的 技術 一日 千里, 年前 又有 「複製羊」 的 出現, 這對 社會 道德 和 倫理 的 衝擊 是 越來 越大, 對 某些 宗教 來說 更是 嚴峻 的 挑戰。

不育 的 夫婦, 渴望 有孩子 是 不難 理解的, 所以 用盡 一切 方法 去 幫助 他們 是 醫生 的 責任, 除了 要對 他們 詳細 解釋 各種 方法 外, 還要 對 他們 進行 心理 輔導 和 分析 有關於 道德、 倫理 和 宗教 的 問題。 而 不育 夫婦 是 承受 不少 壓力。 這 壓力 是 來自, 夫妻 間、 家人 和 社會, 他們 或會 有 自疚 的 感覺, 處理 不當 可 影響 婚姻, 而在 醫理 的 過程中, 除了 消耗 精神 和 時間 外, 還要 面對 那 患得 患失 的 心情。

生殖 科技 的 進步, 對 某些 宗教 來說 不一定 能 接受, 有些 宗教 相信 神 的 存在, 神 是 萬物 之靈, 創造 宇宙 和 生命, 所以 對於 在 實驗室 內 作為 生命 的 起點, 在 信仰上 有一定 的 衝擊, 同時 自 年前 有 複製羊 的 出現, 科學家 相信 距離 複製人 的 技術 不遠, 而且 這是 無性 的 生殖, 所以 一定 為 信仰 神 的 徒眾 所詬病; 反之, 佛教徒 則 沒有 這個 心理 負擔, 因為 佛教 是 沒有 神 這個 觀念的。 佛教 的 特別 之處 就是 指出 萬事 萬物 都是 因緣 和合 而生, 緣滅 而散, 不假 外求, 不 操控 於 別人 之手, 這 就是 佛教 的 智慧。 佛教 對於 生殖 科技 的 發展 是抱 開放 的 態度的, 沒有 宗教 的 包袱, 只 考慮 道德 的 問題。

生殖 科技 引申 的 另 一個 問題 就是 如何 處理 過剩 的 胚胎, 可 不可 以 用來 做 實驗。 而 現在 又有 複製 胚胎 的 技術 和 可以 從 早期 的 胚胎 拿取 幹細胞, 試用 以 培殖 人體 各種 器官, 這G 就 涉及 殺生 的 問題了。 佛教 一般 相信 「識」 入胎 就是 人 一生 的 開始, 所以 佛教 反對 墮胎, 將 墮胎 等同 殺人。 所以 在 實驗 中 的 胚胎 就要 特別 小心 處理了。


返回 普明佛學會 散文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