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色恐怖

陳家寶• 節錄於《溫暖人間》杏林樂


去年十二月中的一個晚上,一位勤奮好學的女孩子, 寫下「最懷念是鄉間十三年生活」的遺書後,跳樓輕生。 這位年僅十八歲的女生,五年前從內地來港,經過多番掙扎, 雖然家居生活有所改善,學業也名列前茅, 但始終無法解開心結,最後踏上自殺的不歸路。 從閱讀這學生得獎的兩篇文章篇文章 《我在香港的日子》和《廿一世紀的我》, 《好的學校不肯收我…》,「同學們都看不起我, 愛以『大陸妹』稱呼我...笑我『老』...」 ——不難想像這學生可能是受不了社會的壓力而輕生。

少年十五二十時,對一般香港青少年來說, 是一個充滿活力,有夢想也有理想的年代; 但幸福卻不是必然的,青少年自殺的新聞時有發生, 甚至年紀有下降的趨勢,當我們閱讀這些新聞時, 可能會引起我們的同情心,也可能無動於衷, 畢竟事情不是發生在我們身上, 但是大家有沒有驚覺到因為我們是社會的一分子, 我們的行為可能間接構成傷害他人的原因呢!

當我們得知這內地來港定居女生自殺的新聞後, 我們有沒有撫心自問, 在言行舉止間有時會不會看不起內地來港定居的同胞, 以白眼相向、冷嘲熱諷。而傳媒大事批評, 覺得內地同胞分薄了香港人的資源; 這種種的行為,會構成一種風氣,一種壓力, 令少數人透不過氣來,這就是白色恐怖, 而這共同的大量,就是佛家所說的「共業」。

「共業」的例子很多,如我們生活在同一天空下, 需要陽光、空氣、水分維持生命, 但地球的資源有限,若人們不好好地保護大自然, 不善用資源,就會影響我們的下一代, 所以不要忽略個人的環保意識。各個國家、民族, 有自己的文化,自己的價值觀,這對於生活在這圈子堛漱H, 也構成一種壓力,甚至是個別辦公室的文化, 對同事來說,會變成規條,規限著我們的生活。

「共業」是可怕的,個人要面對這共同行為所產生的力量, 當然是難以改變,但若我們明白 「共業」是集合所有人的力量才能產生, 那麼只要我們同心合力,一切都可以扭轉, 這就是人類不斷進步,太虛大師所提倡的人間佛教, 建立人間淨土的理據了。


返回 普明佛學會 散文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