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工心聲
馬麗施(樂欣組)
原載於2001年6月《普明快訊》

我從小學畢業後便有一個心願,如果有一天可以不用 負擔家庭責任,也不用為生活忙碌,我會做義工,服 務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士。在一個偶然機會下,我加入 了一個很出名的志願機構當義工,初時覺得自己很偉 大,是一個拯救者,漸漸才知道自己力量有限!可以 做到的是很少,開始感到無奈和產生挫敗感,但往後 日子堛漲h番學習和體會,令我對義務工作有新的突 破,對人生亦積極起來。

我曾經在安老院工作,看到長者們由初來可以自我照 顧到後來機能退化,變得終日要躺在床上和飲食要人 照顧,我感到很無奈。其中有一位長者向我透露在年 青時身體一向很健康,連傷風感冒也小有,不知為什 麼突然中風,日常生活和行動也需要別人幫助,內心 非常痛苦,他還問我明不明白他的感受,我連忙安慰 他,並且希望他接納自己,好讓日子過得開心些。

有時當靜下來的時候,我會想如果自己年老時突然中 風或意外地受傷殘廢,要坐輪椅被人照顧,遺憾不在 年青力壯時完成義務工作的心願,所以現在在可能的 情況下我都會做義務工作。

在一次義工敘會婸{識一位新義工,是她把我帶到另 一些多元化及跟我原來服務不同的機構堙A當中有精 神病康復者、長者和弱智人士,我們在玩遊戲、唱歌 、慰問中建立友誼,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,為他們宣 洩部份精神上的壓力。其實以前我很抗拒弱智人士但 並不是岐視,因我覺得他們不應來這個世界,他們只 給父母及社會帶來負累,我還抱怨他們父母為什麼要 生他們下來做成自己和社會的包袱。但當我第一次接 觸他們時,心堛爾亃q口婸‘X來,才明白他們是無 辜,為什麼我抗拒他們。原來他們有很多潛質被發掘 出來,例如畫畫和跳舞,連我也自嘆不如。還有他們 亦有純真的一面,開心時大笑,不開心是發脾氣,不 會掩飾,沒有虛偽的樣子。從此我開始接受他們,還 很佩服弱智人士的父母,能夠把弱智的兒女養大比養 大正常的子女要多付出加倍的愛心和照顧。

最後很多謝鄺小姐給我機會去了解和接受弱智人士, 現在我感到很開心和有一種推動力去嘗試我從沒做過 的岡位和搜集資料。未來的日子我會積極克服義工服 務的心理障礙和困惑,為人生旅程上留下難忘的經歷。


返回 普明佛學會 散文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