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聲
譚玉儀
2007年

我感到單憑一棵熱誠的心是不足夠的,
我要學習更多的技能,如唱歌,手工藝,遊戲,
帶領遊戲技巧等等,增值自己,擴闊嶺域,
使我成為一個更全面的義工,更有效地去做更多方面的義務工作。

女兒長大了,不需要像小孩般照顧;我有些兒覺得空虛,所以希望利用空閒的時間,做一些義務工作,以自利利他。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個與我宗教信仰相同的志願團體去當義工,幸運地,去年我參加了普明佛學會主辦的一個義工訓練班。

我認識的普明佛學會,不僅是一個佛學團體,在宏揚彿法之餘,又能組織一班熱誠的義工,進行多元化的義務工作;無論年老的長者或獨居老人,在醫院裡接受治療的精神病患者,或是在院舍裡的智障學員,都能本著〔同體大悲〕的心, 盡心盡力地去服務,這令我非常感動。

在過去一年裹,每一個組別我都有參加過。透過探訪活動,與長者們閒談,細心聆聽他們需要,開心的, 苦惱的,都一一細聽,讓他們能有機會紓發出來,給他們安慰。我只是付出一點的時間,給他們一點點的關懷,但己能帶給他們歡樂,也能給我很大的滿足感,和在書本堣]學不到的知識,這真是〔自利又利他〕了。

記得我第一次到戴東培院舍,帶著那些嚴重智障的學員去郊野公園遊玩,我獲分配照顧一個年紀約三四十歲的男學員,雖然他是一個幾十歲的成年人,但是心智就好像一個幾歲大的小孩跟?他的媽媽一樣,全程都緊握著我的手。最初,我有些兒不習慣,感到尷尬,不自然; 後來我慢慢習慣下來,互相溝通,了解到這是他對我的信任和友好的表現。 活動完畢時,他很開心,臨走時更和我握手道別,我也很開心和感動,這一次給我很難忘的經歷。

學而後知不足,書到用時方恨少,在這一年裹,我深深體會到。雖然,有很多資深的義工前輩,傳授和分享很多他們與不同服務對像溝通的經驗和技巧,可是,在服務活動中,我們都會有很多表演,遊戲,唱歌等,但我就沒有這方面的技巧。我感到單憑一棵熱誠的心是不足夠的,我要學習更多的技能,如唱歌,手工藝,遊戲,帶領遊戲技巧等等,增值自己,擴闊嶺域,使我成為一個更全面的義工,更有效地去做更多方面的義務工作。


返回 普明佛學會 散文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