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義工的所知所感
黎雅彥
2007年

而這種回報並非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

光陰似箭,日月如梳,我加入普明佛學會做義工已有一年的時間,由於我在星期六,日不用上班的時間比較自由,不用照顧家庭,所以好幸運,我可以充分利用餘暇的時間來做樂青組,樂欣組以及社會服務組的義工。三組給我的感覺都不同,現在借這一片文字的角落來分享我的感受。

第一個要說的,一定是社會服務組,因為我做義工的緣起也是在此組。話說我和陳玉蓮是做同事認識的,有一天,她在公司走過來問我,問我星期天有沒有空?她說今次是探訪粉嶺寶靜安老院,以我好奇的性格,我當然表示有興趣,這樣就展開了我的義工之旅。探訪了幾間安老院,長者們大多是長期病患者,而且身體也比較虛弱,有幾次玩遊戲時,她們因為精神不足而睡著呢。看見現在的長者們,就好像預見將來的自已。人生就好像一個漏斗,時間一分一秒在我們身邊流走,捉不緊,也抓不住,所以如果環境許可的話,我們應當要在有心有力之時,多服務社會,也多些主動幫助有需要的長者。

第二個我有份參與的組別是樂欣組,這一組主要是探訪葵涌醫院,院友們來由各個社會階層,其中一位中年女院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,就是她那幾句最平凡的說話: 當日,我有份和她跳舞,在途中,她突然說明天是大年初二,她約了劉德華吃團年飯。 我心媟Q: 現在是暑假,還有大半年才過農曆新年,何來會吃團年飯呢? 之後的一秒,我突然心埵酗@份說不出的心痛,我們做義工的,最多只是一個月來探訪他們一次,唱唱歌,玩玩遊戲,開完會後就可以輕鬆走人,但各位義工們有?有想過,院友們的家人是要長期對?一個思維混亂,說話語無論次的精神病人呢?其實,今日我們思想正常,可以自行上班,還有條件做義工,是不是覺得自已原來已經好幸福呢?

最後,我想談一談樂青組,這一組我比較探訪得最少,因為路途比較遙遠,但是其中一位學員也令我印象好深刻,我還記得當日天氣溫和,我跟另外一位義工負責照顧其中一位學員,其實,大家都是第一次做弱智人仕,但最奇妙的是,我是出於自然反應的拖著學員的手,而我的拍擋就好像有一點抗拒,到返回戴東培服務大樓時,那學員竟然主動和我say goodbye。 他的身體語言給我的感覺是: 義工們對他好,他是知道的,感受得到的,而這種回報並非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。 但是我絕對理解其他人仕對智障學員抗拒的心理,因為我認為三組之中,做這一類義工是最難做的,甚至有普明其他義工試過做,都因為平等心不足而要放棄這一組的。 以上就是我這一年來的感受。 謝謝!


返回 普明佛學會 散文閣